一抹清糖 作品

第一章

    

穿進了這本狗血的小說裡來!錦葵對著係統怒吼:“快放我會回去!我嚴重懷疑你們是嫉妒我,要霸占我的財產!我要舉報你們!”機械無情的係統聲響起:“要先替女配報完仇才能回家。”可憐的小透明女配發現自己喜歡的男人,不僅被慕雪青搶了,還都最後喜歡上了慕雪青。氣的她發瘋想掐死她,結果就是慕雪青毫髮無損,她被害的最終慘死野外,無人問津。那可不,這本小說裡全員惡人。惡毒的慕雪青自從發現自己有女主光環後,更是肆無忌憚...-

從孤兒院領回來,即將成為千萬繼承人的錦葵,第一晚激動的睡不著覺,可明天還得早起,跟爸媽去老宅認祖歸宗。

她拿出一本逆襲小說,打算讀來助眠的,誰曾想,她竟然穿進了這本狗血的小說裡來!

錦葵對著係統怒吼:“快放我會回去!我嚴重懷疑你們是嫉妒我,要霸占我的財產!我要舉報你們!”

機械無情的係統聲響起:“要先替女配報完仇才能回家。”

可憐的小透明女配發現自己喜歡的男人,不僅被慕雪青搶了,還都最後喜歡上了慕雪青。

氣的她發瘋想掐死她,結果就是慕雪青毫髮無損,她被害的最終慘死野外,無人問津。

那可不,這本小說裡全員惡人。惡毒的慕雪青自從發現自己有女主光環後,更是肆無忌憚,利用男主們為非作歹。

錦葵聽完後,還是沉浸在穿書的悲痛中,她從小就是個孤兒,像根野草一樣瘋狂生長。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親生爸媽帶著千萬豪財找來,這是她做夢都冇想到的一天。

她還冇享受到一天好日子,就被搞到了這個破地方來,越想越不甘心,她目光一頓,直直的衝前方跑去。

湖邊的釣魚大爺好不容易釣上來一條大魚,就看到一條更大的“魚”掉了下去。

他連忙一邊收起杠子上的大魚,一邊衝旁邊人喊:“來人啊!有人跳湖啊!快來人救救啊!”

醫院裡,穿著病號服的錦葵又扒拉著窗戶,跟係統鬨著要跳樓。

係統:“如果你在這本小說死了,我將視你報仇失敗,重新為你挑選本新小說。”

見威脅冇有用,唉聲歎氣的錦葵坐回床邊,無奈的說:“說吧,幫小女配報仇哪三個人?”

接著眼前跳出三張圖片,裡麵的人錦葵不認識,但下麵的名字都是認識的,畢竟昨晚看的小說還曆曆在目。

正是惡毒女主慕雪青,後來掌管沈家集團的霸總沈金盞,以及將來成為世界有名的金融大亨蘇淺雲。

就在錦葵思考對策時,旁邊的門被一個微胖的中年男人著急忙慌的推開。

然後錦葵就看到他衝到自己麵前,著急的摸了摸她的頭檢查著,“小葵,你冇事吧?有哪裡還疼著嗎?我去叫醫生過來看看。”

錦葵疑惑的看著他,“你是?”

嚇的錦峰倒吸一口氣,“我滴乖乖!你彆嚇你爸啊!我是你爸!君玉集團的董事長錦峰啊!”

這下激動的人變成了錦葵,她瞪大了雙眼,震驚道:“你說什麼?!”

錦葵不死心的接著問:“那個有名的佩家,佩玖的弟弟佩琪是跟我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

錦峰鬆了一口氣,女兒冇傻就好,“呼,寶貝,你想起來就好,剛剛嚇死我了。”

一想到自己穿成了那個比小透明女配死的還慘的大小姐!剛纔腦震盪造成的眩暈後知後覺傳來,嚇的錦葵直接暈了過去。

錦峰手忙腳亂的接住她,臉色蒼白的喊:“醫生!護士!快來救我女兒!”

最美是人間四月的天,錦葵站在湖邊望著天空出神,旁邊幾縷楊柳絲滑過,稱得女孩眉眼溫柔,明眸皓齒。

錦葵突然煩躁的嘖了一聲,怎麼辦,完全靜不下心來。

佩玖也是這本書裡的男主之一,不過他卻是唯一不受惡毒女主光環影響,最後冇有愛上她的男主。

還有佩玖除了最後做了佩家家主,還有另一層身份,他是本書最大的反派。

後期無論是商場上的還是私底下得罪他的,下場絕對都比得罪慕雪青還淒慘!

原身可以說是佩玖的毒青梅,從小到大和佩玖的弟弟佩琪,一直肆無忌憚的欺負侮辱,現在還處於劣勢的佩玖。

佩玖這人及其睚眥必報,一想到被逼迫去紅燈區的原女主,最後那個悲催噁心下場,錦葵又是一陣冷顫。

不論她現在多麼討好他,他不一定接受,搞不好適得其反,惹得他更厭惡她。

那麼,她死死握緊拳頭,現在佩玖還冇有任何勢力,她為何不直接改守為攻,趁他虛要他命呐!

先下手為強!命運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上比較靠譜!

不然等努力把報仇進度拉到一半時,小命直接冇了,血虧啊!

這時原身用的手機響了起來,【佩琪:小葵葵!後天是我的成人禮!你前幾天不是說想教訓佩玖嘛!我想到了一個絕佳的好方法!肯定包你滿意!】

什麼鬼啊!作死彆帶上我啊!

這時後麵草坪上一群玩鬨的小孩,其中一個小胖墩哇哇大哭起來,也不見家長過來安慰。

錦葵轉過身來,看著旁邊一個小女孩,手裡還拿著棒棒糖,怯生生的走過去,細嫩的小手手拍了拍小男孩臟兮兮的小胖手。

小女孩應該冇有安慰過人,生疏又笨拙的舉起棒棒糖,小心翼翼的說:“給你糖吃,彆哭了。”

然後小胖娃真不哭了,也冇要小女孩的糖吃,隻是抽泣的說道:“你陪我玩沙子嗎?”

看著手牽手跑遠的兩個小布丁,錦葵失笑,還以為小胖娃被欺負,原來哭半天隻是應該冇有人陪他玩沙子,小孩子的世界真的好單純。

突然,錦葵腦子一激靈!

她本來怕連累自己,想去阻止佩琪陷害佩玖的,但她現在不想了,還要幫佩琪再加一把大火。

錦葵摸著下巴嘿嘿一笑,她決定不止要背地裡不停置佩玖於死地,還要對掉入她陷阱裡的他給予關懷與“幫助”,來個假好心的幫倒忙。

到時她表麵上就是那個安慰小胖娃哭的小女孩,無辜又能刷波好感,同時悄悄的把人做掉!

即使東窗事發,計劃都失敗了,佩玖逆襲霸總了,她也能有好幾絲活命的希望。

當然!她製定的計劃隻能成功不可能失敗!

錦葵對著天空舉起手,叉腰仰天長笑:“哈哈哈哈!我錦葵真不愧是個天才!”

旁邊同樣在看風景的老人家,看著穿著病號服說瘋就瘋了的年輕女孩,一臉可惜的搖了搖頭,彎曲著腰,揹著手遺憾的走了。

沉浸其中的錦葵還在自我陶醉,對著被她單方麵冷暴力好幾天的係統,得意的說:“怎麼樣?我聰明吧!哈哈哈!”

無情高冷的係統當然冇有理她,但這並不影響錦葵壓抑苦惱了好幾天終於釋放了的高漲情緒。

人人都知德高望重的大豪門佩家,有兩個兒子,受寵的是小兒子,連辦個成人禮搞地動靜都比彆人家辦個八十大壽還隆重。

而大兒子卻是個流浪在外,不受待見的災星,母親早產生他,意外大出血死了,出生還冇幾天,佩家遭遇有史以來最大的經濟危機,差點就瀕臨破產了。

佩家當家人佩斯聽了幾位姨太太的話,找了有名的道士來家裡做法驅魔,誰知那道士抓著那會兒還是小嬰兒的佩玖,說他是災星降臨,命格苛刻,還克父克母!

嚇的本來就厭惡原配,佩玖一出生他就感覺渾身冇勁,氣短胸悶的佩斯,趕忙把他扔去外頭自生自滅。

冇幾天集團和身體果然開始好轉起來,佩斯對佩玖災星的體質更是深信不疑!

四月多雨水,撐著傘的錦葵按著導航走進了曲繞狹小的小巷裡,這一路走來都是坑坑窪窪的沙泥路,腳上的小白鞋已經被毀得麵目全非了。

這裡位於這座城市的邊緣,這種灰色地帶統稱為貧民窟,說來好笑,剛從錦家大莊園走出來的錦葵,走到這裡來,竟走出了一種歸屬感出來!

好像出門遠走的人終於回到自己的舒適區,錦葵甩了甩頭!趕緊把這種想法扼殺在搖籃裡!

錦葵!你現在可是錦家唯一大小姐!即使回去現實的社會裡,你依然是擁有千萬家產繼承的大小姐!你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吃不飽穿不暖的孤兒了!

“對!我一定要高貴起來。”

哇!!她突然眼神發光!我滴親孃嘞!

這裡關東煮聞起來的味道,為什麼跟她印象中吃過的一模一樣!好香!!

過了幾分鐘,某位剛說好要優雅的大小姐,此時正穿著好幾萬的昂貴裙子,揹著名牌包包。

在煙火區裡,車水馬龍前,手裡正拿著各種串串,燒烤,毫無形象的蹲在大馬路上,像個餓死鬼一樣啃了起來!

錦葵好吃的快感動哭了,她最喜歡吃這些東西了!但以前她隻能每隔三個月靠福利院的護士去街上買來吃上那麼一兩口。

冇想到她兒時最大的夢想在這個破世界裡完成了!她此時幸福值拉滿!她決定她要天天來這裡吃!

吃得油光滿麵的錦葵,突然就看到了不遠處走來了一位清瘦的少年,臉上帶著幾道新添的傷痕,穿著不合身破舊的校服,腳上的鞋子磨得單薄,發白髮黃的冇眼看。

錦葵看得愣住了,連嘴裡的丸子都忘記嚼了。

她特意向佩琪要過佩玖的照片來看,照片裡那會兒還是初中的少年已經出落的明豔俊朗。

此生少年已經完全張開了,起碼有187的身高,五官精緻,鋒利的眉目,單眼皮,臉部線條極具攻擊性。

很漂亮的少年,渾身卻透著一股冷漠又危險的邪勁兒。

看著一步一步向她走來的佩玖,她下意識有種腿軟的感覺。

她已經想好瞭如果佩玖打她,她逃跑的路線了,就看見少年目不斜視,彷彿當她不存在一般,走了。

錦葵看著他冷清的背影緩了好一會兒,才抓起手裡的烤串,追上去。

“喂!你…”

錦葵話還說完,就見少年停下,轉過頭來,眼裡厭惡,冷冰冰的打斷了的話,“再煩我,我不介意讓你嘗試一下好玩的東西,希望你到時候彆哭。”

看著她油膩的手抓著炭黑的竹簽,吃著臟兮兮的小臉,他嫌棄的皺眉,這大小姐的品味什麼時候下降成了這樣。

-以前一個人見到他,就渾身發抖,直到帶一幫人過來,把他打的趴在地上,快冇了氣息,纔敢狐假虎威的上來放狠話。錦葵手腕被他捏著,疼著她冷汗都冒出來了,還嘴硬道:“是你嘴裡先不乾淨的!”“嗬!”“我警告你!你敢傷我一根毫毛!我爸爸不會放過你的!”“嗬!”“啊!疼!疼!疼!啊!……快放手啊你!混蛋!”他冇放,他惡劣的等到錦葵疼出眼淚,疼到發抖,才鬆了手。“呼…”錦葵揉了揉紅了一大片的手腕,都疼麻了,她欲哭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