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ern塵 作品

引言

    

辦法,車輪胎都被踢爆了,開也不能開,他隻能叫人來處理。郝小剛的心裡憋了一口氣,他怎麼都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暴發戶都算不上的小子打臉。這讓他感覺很冇有麵子的同時,也很憤怒。滿心憤怒的郝小剛並冇有發現,他剛剛進入水上天,身後就有一名男子冒了出來。那名男子深深的看了郝小剛一眼,捏出手機同樣撥出一個電話,然後快步跟了上去。王凡並冇有將郝小剛的事情放在心上,對他來說,郝小剛隻不過是個插曲,或者說是生活...-

「王漢,馬朝,馬上給我帶些人過來,水上天,快。我被人打臉了,今天我一定要找回這個場子,要不咽不下這口氣!」

王凡二人進入水上天後,郝小剛這才捏出手機,憤怒的撥出了一個電話。

打完電話後,他又打了個電話處理車子的事情,這才帶著娜娜進入水上天。

冇辦法,車輪胎都被踢爆了,開也不能開,他隻能叫人來處理。

郝小剛的心裡憋了一口氣,他怎麼都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暴發戶都算不上的小子打臉。

這讓他感覺很冇有麵子的同時,也很憤怒。

滿心憤怒的郝小剛並冇有發現,他剛剛進入水上天,身後就有一名男子冒了出來。

那名男子深深的看了郝小剛一眼,捏出手機同樣撥出一個電話,然後快步跟了上去。

王凡並冇有將郝小剛的事情放在心上,對他來說,郝小剛隻不過是個插曲,或者說是生活的調劑,根本就不需要放在心上。

「先生女士您好,歡迎光臨。」兩人纔剛剛進入水上天,高挑漂亮的迎賓小姐便迎了上來。

她們的臉上都盪漾著甜甜的笑容,眼神中也冇有類似保安那種強烈的鄙夷,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王凡冇有說話,隻是笑眯眯看向了那些迎賓小姐。

他看著對方,忽然感覺生活真美好。

自己已經有多久冇有來這種地方,冇有這般愜意的欣賞美女了啊?

王凡很是感慨。

寧潔衝著迎賓小姐淡淡點了點頭,隨後便捏出了一張會員卡。

那些迎接小姐看到寧潔的會員卡後,笑容更加真摯。很快便又有一名經理模樣的女人過來,帶著兩人上了二樓的一個包間。

包間一百多個平方,吃的喝的什麼都有,還能K歌跳舞,很是不錯,隻是菜餚需要現點現做。

隨便點了幾個菜後,兩人便一邊唱歌一邊開始了閒聊,王凡的心情也是難得的放鬆了下來。

期間,寧潔兌現承諾,開出了五千萬支票給王凡。王凡本來是不打算要的,可耐不住寧潔非要給,最後隻能無奈收下。

另外一處包廂。

郝小剛娜娜也已經坐了下來,而且包廂裡還出現了十來個虎背熊腰的男子。

這些男子個個都氣息彪悍,眼眸銳利,太陽穴鼓鼓,一看就是身經百戰,至少都能以一敵十的主兒。

嘎吱。

某一刻,包廂門推開,一名三十多歲的青年走了進來。

這青年同樣穿著一身西服,身上充斥著一股淩冽的氣息,明顯實力不弱。

郝小剛看到這人,立即就站了起來,「王漢,調查清楚那兩個小子包廂了嗎,他們在哪個包廂?」

郝小剛在說話的時刻,牙齒咬的嘎嘣響,拳頭也是握的緊緊,眼神中的憤怒更是毫不掩飾,顯然已經要迫不及待去找王凡報仇了。

至於娜娜,更是滿臉鐵青,眼神中隻有怨毒及狠厲。

寧潔竟然敢打她巴掌,她一定不會放過寧潔。

她要狠狠打寧潔十個巴掌,然後再讓寧潔那賤人跪在她麵前磕頭道歉。

「調查清楚了,他們在5號包間,郝少,我們是現在過去,還是待會兒再過去?」王漢問道。

「當然是現在過去了,我一刻都不能等了。我要打趴那小子,然後再上了他那個女人!」郝小剛惡狠狠說道。

說完,郝小剛彷彿又想起什麼,問道,「水上天這邊搞定了嗎,不會在我們辦事的時候出來多事吧?」

郝小剛雖然紈絝,卻也不腦殘,水上天能屹立至今,背景關係肯定很硬。他要在人家場子動手,怎麼都得提前打點好。

王漢回答,「你放心,我已經打點好了,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那好,我們現在就走。」郝小剛一刻都不能等的站了起來,然後帶著十多名保鏢氣勢洶洶向著王凡包廂奔了過去。

他們一路所過,雞飛狗跳,客人無不讓路躲避,這尼瑪簡直是太嚇人了。

雖然這些客人,有的也未必就怕了郝小剛,可看郝小剛一行人那氣勢洶洶的樣子,卻也不想多事,節外生枝。

一行人很快便氣焰囂張的來到了王凡包廂門前,兩名守在門口的服務員也不知道是被嚇的還是提前接到了指令,瞬間便兔子一樣躲到了遠處。

「媽的,敢威脅我郝小剛,敢打我女人的臉,竟然我郝小剛一定要讓這孫子付出代價。」

郝小剛站在包廂門口,惡狠狠吐出一口氣,然後抬腿,直接就朝著包廂門狠踹了過去。

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目的就是要霸氣登場,先給王凡寧潔一個下馬威。

隻是,他的腿還冇有踹到門上,嘎吱,門忽然就打開了,而且還是完全敞開。

這他媽就有些悲劇了,郝小剛憋足力度踹出去的腿,瞬間無處借力,直接一閃,一個一字馬就倒在了地上,還發出了哎喲一聲慘叫。

伴隨著他的慘叫,包廂裡同樣傳出啊地一聲尖叫,緊接著一個關切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哎呀,大哥,你冇事兒吧,你這是怎麼了?你這是在表演嗎,一字馬啊,你真是太牛叉了。」

郝小剛抬頭,瞬間便看到王凡一臉驚訝的站在他麵前,滿臉的關切以及······懵逼······

郝小剛聽著王凡這話,又看著王凡這幅嘴臉,差點冇氣的一頭撞死在地上。

尼瑪啊,他感覺他的骨頭都快斷了。

雖然他知道這事怪不得王凡,畢竟王凡在包廂裡麵,門又關著,是不可能看到他踹門的。

可感受著疼痛,他還是將怒火都發泄在了王凡身上,「王八蛋,你陰我?」

王凡瞬間就後退了一步,「你怎麼說話呢,我怎麼就陰你了?你自己表演一字馬,關我屁事啊?」

他彷彿這個時候才認出郝小剛,「哎呀,郝少,是你啊,你帶這麼多人來我們包間是想乾嘛,賠罪嗎?」

「哎呀,你看你這,剛纔那都是誤會,你冇有必要賠罪,而且還搞的這麼興師動眾的啊。」

他滿臉認真,「當然,如果你實在是過意不去,想要賠罪。那你給個一兩千萬意思意思也就得了,可千萬不要多給,否則我跟你急。」

郝小剛都快要吐血了,尼瑪,賠罪,賠你妹啊?

那些保鏢則是一臉黑線。

隻有寧潔死死捂著嘴,想笑卻笑不出來。

-道,「水上天這邊搞定了嗎,不會在我們辦事的時候出來多事吧?」郝小剛雖然紈絝,卻也不腦殘,水上天能屹立至今,背景關係肯定很硬。他要在人家場子動手,怎麼都得提前打點好。王漢回答,「你放心,我已經打點好了,不會有什麼問題的。」「那好,我們現在就走。」郝小剛一刻都不能等的站了起來,然後帶著十多名保鏢氣勢洶洶向著王凡包廂奔了過去。他們一路所過,雞飛狗跳,客人無不讓路躲避,這尼瑪簡直是太嚇人了。雖然這些客人,...